看小说去 > 唐朝工科生 > 第八十四章 撒谎

第八十四章 撒谎

  “大哥。”

  张沔拉着张沧的手,隔着兄长,侧身探头看了看张沧后头的几个甲士,“一路保重啊。”

  “放心,京城的业务,你要盯着。”

  “哎。”

  兄弟二人一起出来,连遇上悍匪都没分开,这光景分开,着实让张二郎有点不爽,而且心里还特别没底。

  固然张沔自小聪慧,从母亲那里继承了令人惊讶的灵秀,可到底也野蛮生长的张沧有极大区别。

  张沧遇上困难,便是一窍不通,也会迎难而上,半点胆怯都不会有。张沔正因为太过聪慧,反而瞻前顾后,少了这股得天独厚的“莽气”。

  也正因如此,张二郎坚信,他们兄弟二人联手,才是最完美的。

  “老二。”

  背对着那些个羽林卫,张沧从怀里摸出来一枚印鉴,“若遇大事不决,可去扬州会馆寻李家老叔,或是前往常州会馆,寻江阴口音的书办便是。”

  “大哥收着,这印鉴我也有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张沧把印鉴又收了起来,感慨一声:“咱们大人嘴上不说,其实还是当着心的。”

  “嘿……”

  话不说透,当老子的什么德行,他们还是心中有数的。

  跟“女儿国”管事们也嘱咐了一番,张沧这才跟着羽林卫的人走了,前往京洛板轨,然后抵达西京长安。

  “啊吔!咱们‘女儿国’,这是一飞冲天啊!”

  卓一航兴奋的直搓手,卓氏的人也是目瞪口呆,久久不能平静。当他们小少爷说西京长安的太上皇帝请“长久汤”搓澡小班头去搓背的时候,他们心情是麻木的,表情也是麻木的,神情还是麻木的……

  日尼玛先人嗦,啷个有勒种事情噻?

  反正卓氏前来干活的老乡们很蛋疼,不是他们太奇怪,而是世界变化实在快!

  “俺滴娘,恁是甚么馆子?皇上都要弄一铺?”

  “甚么皇上,那比皇上大!太上皇!”

  “难怪那些个公爷王爷的都来凑热闹,看来这馆子是有真本事的。我还以为跟别家皮肉馆子一样呢。”

  “这‘女儿国’听着确实不像正经地界……”

  “哪里不正经了?!龌龊!”

  “我就是那么一说……”

  “就你屁股上长嘴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一波太上皇的骚操作,不知道闪了多少人的腰。反正作为太上皇的女婿,隔三差五过来按个摩的邹国公是虎躯一震。

  他寻思着不至于啊,这按摩……最早也是老丈人最早先享受啊。连浴室里面贴裸体女郎的瓷砖,也是老丈人最先搞啊。

  这……怎么会呢?

  回到琅琊公主府,大肚子的李蔻见张叔叔回来很晚,就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张叔叔:“张弘慎,怎么最近总是恁般晚了才回转?”

  “哎呀娘子,老夫这不是去调查是不是操之的儿子嘛,有消息了。”

  张公谨一脸正色,心中暗道幸亏有了个机会,这下扯谎也不怕,于是轻轻地拍了拍李蔻的肩膀,“那‘女儿国’的东主……”

  回忆了一下,张叔叔突然想不起来“女儿国”的老板长什么模样。反正是没见过,他也没打算见来着。

  语气一顿,却见老婆横眉冷对,他连忙道:“那个东主,十之七八,就是操之的儿子!你看,这不是被老大人请过去了吗?”

  “父亲也知道这是操之的儿子?”

  “嗳,老夫还没有跟老大人说。”

  张叔叔心中悲凉:唉,如何是好,这谎扯得,略作查验,就是一戳就破,到时候这女子又要发疯,少不得要挠老夫一脸,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啊。

  “张德这条疯狗,自己儿子居然扔来京城开妓院?”

  “可不是妓院啊!”

  张叔叔一听跳了起来,这女子果然不愧是会兵法的,一句话埋两个坑啊。不但喷了张德,还要试探一下张德他叔。

  “女儿国”要是妓院,那他张公谨隔三差五过去消费,算什么?

  “噢,便不是妓院,也是乌烟瘴气之所。”

  “嗳,娘子此言差矣。‘女儿国’当真是京城独一份的干净地儿,你当李恽原本让个宅子出来,是白让的?再说了,还有李元庆,他念叨《悯农》的时候,还提了一嘴‘豫南物流’,这‘女儿国’的东主,就是‘豫南物流’的大把舵,听说还是两州游侠的大龙头,算是江湖上的狠角色,不输当年程咬金。”

  “姓程的腌臜货,他算个屁!”

  “他有好儿子啊。”

  “程三郎都跟他分了家,便是厚着脸皮认亲,程三郎还未必搭理他呢。”

  反出家门的程三郎才是贞观朝的“冠军侯”,才是李皇帝的“冠军侯”,又跟亲爹程知节这个大将军和好的程三郎……那肯定妥妥地不算“冠军侯”。

  “不说他们,那‘女儿国’的东主,当真是张德儿子?”

  “他不承认,如之奈何。”

  张叔叔这时候撒谎来了精神,一如既往地鬼扯道,“老夫初次见他的时候,便是惊觉,这小郎……便如操之当年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就是……”

  在那里胡编乱造的张公谨脑补了一个形象出来,他也没见过张沧,这时候鬼扯全靠想象力,“就是黑了点,不过身量壮硕,像他大人。”

  “听芷娘说,他幼年时是受何坦之传教,一身本领,皆得何坦之真传。擅使一杆飞梭,射术尚可,但谈不上一流。”

  “娘子所言不差,这小子膂力过人,双臂粗壮,若是得了调教,一杆马槊在手,那就是上等的先锋。”

  不断脑补的张叔叔已经有了大概的形象出来,一个朗目剑眉的少年英雄,手中一杆丈八蛇矛,胯下一匹乌骓马……嗯,虎须就算了,不要。豹头环眼……不要。嗓门犹如洪钟大吕……不要。

  差不多就行了。

  “若去父亲那里,倒也还好。横竖不要在京中,总是要安全一些。”

  言罢,李蔻便道,“我现在大着肚子,不便行走,你即是人家叔公,怎地也不跟着走一遭?”

  “羽林卫在那里,老夫去了作甚?平白让皇帝盯着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。”

  李蔻点点头,转念一想,“那过个几日,你自己前去长安看看就好。就说早年定远郡公府破败了,你有些怀念,想去修缮一番。这便是个说辞。”

  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老夫从来清白示人,这胡乱骗人,总是不好的。”

  忽地,张叔叔见老婆脸色微变,他顿时虎躯一震,正色道,“不过毕竟是操之的儿子,老夫既然是叔公,合该盯着,也好给操之一个交代。”

  终于让老婆满意,等李蔻回房休息之后,张叔叔才抹了一把汗:“如何是好?这撒了一个谎,不知道要扯多少个谎。那开馆子的怎么可能是操之的儿子,唉……”

  :。:

看过《唐朝工科生》的书友还喜欢

福禄寿六合彩高手论坛-打造最全、最准、最精的香港六合彩心水资料!

挂牌高手论坛| 六合宝典| 六合宝典心水论坛| 财神爷心水论坛| 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| 香港2019年赛马会资料| 港马会资料大全2019| 2019正版马会资料大全| 2019全年免费资料大全| 2019特马资料大全免费| 今晚开什么码资料2019|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19|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| 香港赛马会| 香港赛马会004116.com| 赛马会心水12498.com| 马会管家婆开奖结果| 马会传真网站| 赛马会全年资料大全| 赛马会全年免费资料| 六开彩开奖结果公布| 2019年赛马会全年免费资料| 六6开彩开奖结果| 2019年今晚开奖结果| 今晚开奖开码结果结果| 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|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| 2019年香港马开奖结果| 2019香港开奖结果记录| 2019年香港马开奖结果| 2019全年免费料大全| 2019特马资料大全免费|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| 王中王心水论坛| 管家婆心水论坛| 黄大仙心水论坛| 白小姐心水论坛| 曾道人心水论坛| 神算子心水论坛| 彩民之家心水论坛| 金财神心水论坛| 王中王心水| 管家婆| 挂牌玄机| 六合皇心水| 家中宝心水| 藏宝阁心水| 赛马会心水| 赛马会论坛| 六合高手| 金光佛心水| 慈善之家| 大赢家| 彩之家| 六合专家| 必中一肖| 必中一码| 平码三中三| 一码三中三| 两码中特| 三码中特| 两肖一码| 平特三连肖| 马会开奖结果| 直播开奖| 历史资料| 最快开奖结果| 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资料| 挂牌心水论坛 | 王中王论坛资料| 赛马会官方开奖| 马报资枓| 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| 香港2019年赛马会资料| 港马会资料大全2019| 2019正版马会资料大全| 2019全年免费资料大全| 2019特马资料大全免费| 今晚开什么码资料2019|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19|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| EXACT_DICT:香港赛马会| 香港赛马会004116.com| 赛马会心水12498.com| 马会管家婆开奖结果| 马会传真网站| 赛马会全年资料大全| 赛马会全年免费资料| 六开彩开奖结果公布| 2019年赛马会全年免费资料| 六6开彩开奖结果| 2019年今晚开奖结果| 今晚开奖开码结果结果| 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|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| 2019年香港马开奖结果| 2019香港开奖结果记录| 2019年香港马开奖结果| 2019全年免费料大全| 2019特马资料大全免费|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| 2019正版马会资料大全| 今晚开什么码资料2019| 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| 2019特马资料大全免费| 2019年六给彩开奖结果|